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再等一分鐘

那是他們結婚後吵得最凶的一次,兩個人都在氣頭上,說的話句句都能殺人。吵到最後,她果斷地收拾自己的東西,只想快點離開,離開這個家,離開這個男人,一分鐘都不能等。
  他並不攔她,氣咻咻地坐在沙發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煙,拿著控制器不停地換臺。

  終於收拾好了,她看著這個自己一手佈置起來的家,心裏一陣傷感。7年前,她為了他,獨自提著旅行箱,迎著父母的反對和他從天津跑到上海,沒有舉行任何儀式,雖然他答應她給她最好的婚禮,就草草結了婚。那時候他還沒有房子,兩個人擠在潮濕陰暗的地下室裏,卻把日子過得活色生香。後來,倆人貸款買了這套房子,她是那麼欣喜地,今天一個果盤,明天一個紙架,後天一盆君子蘭,一點點地佈置起這個溫馨的家。可是如今,家有了,自己卻要離開了。

  她用眼角的餘光看他,他仍然靠在沙發上,閉著眼睛一動不動。要是以往,他一定會緊張抱住她,求她不要離開。可是現在,他平靜地坐在那裏,好像根本就不在乎她是走還是留。她心裏的火就更旺了,既然不要了,索性就散了吧。

  她加重了腳步,使勁拉開門,剛邁出一步,忽然聽到他在身後喊:“等一下,再等一分鐘。”她停住,並不回頭。已經這樣了,還有什麼好說的嗎?卻看到他抱著一個枕頭跑出來,說:“帶上這個,晚上睡得踏實些。”她怔住,這個枕頭,是他做給她的。她剛來時,因為地域的差異吧,總是失眠,再加上她有頸椎病。他不知從哪里聽來的方子,說用乾燥花填枕頭,可以幫助睡眠。他就專門回了家,采了桃花杏花梨花蘋果花,回來曬乾了,一針一線地給她縫了這個枕頭。枕頭做得很精美,針腳很小,整整齊齊的。此刻,她想著他做枕頭時細膩的樣子,心裏泛起一陣柔波。她以為他會挽留她,卻沒有。他轉身,回去了。

  她繼續往前走,有些懊喪。下到第5個臺階,又聽到他在喊:“再等一下,等一分鐘……”她收住腳步,回頭看到他,一手拿著一瓶按摩膏,另一手拿著一塊小砂石。他把它們塞到她手裏,說:“晚上記得用熱水泡腳,泡半個小時後,用砂石把腳底打磨一遍,塗上按摩膏,再按摩半個小時。這樣,你的熊掌冬天才不會裂。以後我不在你身邊了,你自己要記准啊……”她看著他,一向伶牙俐齒的她,忽然失語。她捧著砂石和按摩膏,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沮喪地想:以後,還會有人這樣細緻地呵護她的腳嗎?

  她慢慢地轉回身,一級一級臺階慢慢往下走。下幾個臺階就會不由自主地回頭看看,以為他還會在身後喊,讓她再等一分鐘。可是他一直都沒有再出現,她覺得自己的心在顫抖。這一刻她才發現,原來這個男人已經和自己的生命如此息息相關,而自己,其實是留戀的啊。

  她放慢了腳步,走出樓梯門,走過社區花園,就要走出社區了。居然真的又聽到他在身後喊:“等等,等一分鐘!”她驚喜地回頭,看到他手中拿著一個玻璃瓶子,裏面是剝乾淨的核桃仁。他說:“太急,只能剝這麼多了。你那麼笨,總是剝不開核桃皮,我那天看到超市裏有賣核桃仁的,以後你再想吃,就自己去買……”他把瓶子塞進她手裏,沒有看她一眼,轉身就走。

  她看著他漸漸遠去的背影,淚終於湧了出來。把腳狠狠一跺,使勁喊了一聲:“不許走,再等一分鐘!”

  他怔了一下,慢慢轉回身,看到她走過來,柔聲說:“親愛的,帶我一起回家。”
。。。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