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本創作的發展概況

儘管劇本在音樂劇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但在早期的音樂劇發展過程中,劇本創作沒有得到應有重視。那時的劇作還停留在簡單的歌舞搭配的模式,往往是找幾個當紅的歌星舞星,再找一位知名的作曲家寫幾首旋律優美、易上口的歌曲,然後隨便拼湊一個情節將歌舞串連起來就行了。這樣產生的劇本註定結構鬆散、故事平淡、情節性不強,根本談不上人物性格、戲劇衝突、戲劇懸念和塑造藝術形象等基本的創作規範。雖然在當時可以滿足人們消遣娛樂的需要,但隨著音樂劇創作的蓬勃興起和市場的不斷規範,發展緩慢的劇本創作很快就不能適應現實的需要,音樂和歌舞的進步以及激烈的市場競爭呼喚劇本創作進行改革,加強劇本的文學性和故事的曲折性。



在這種背景之下,劇作家的地位得以提升,一改過去傳統音樂劇創作以作曲家為核心的模式,不再是被動地等作曲家寫好旋律後再填詞和編故事,而是先孕育一個生動的戲劇故事,作曲家在明白了劇情之後,然後與劇作家共同商討如何安排歌曲段落。在不斷的磨合過程中,劇本不斷地被修改,同時將舞蹈、歌曲等其他元素有機地融入其中。此時的劇本就比較自然和完整,不像以前那麼生硬和矯揉造作了。



隨著敘事音樂劇的興起,劇本的地位也達到了極致。小哈姆斯坦是音樂劇劇作家的傑出代表。他打破了音樂劇劇本創作的陳規陋習,為劇本編排創立了新的規範。他不主張受傳統的音樂喜劇模式的束縛,宣導不受任何限制地去探討最直接、也是最好的戲劇敘事方式。



他與科恩合作的《演藝船》第一次真正完成了劇本同音樂的結合,使得劇作在內容上有了堅實的依託,大大提升了劇本在音樂劇中的作用;他與羅傑斯推出的《俄克拉荷馬》進一步實現了劇本同歌曲、舞蹈的整合,初步形成了敘事音樂劇的創作風格;他和羅傑斯的另一部佳作《天上人間》中更進一步加強了劇本的社會意義和人文內涵,從而使劇本承載了更多的內容。至此,基本上奠定了以扎實的文本、動聽的歌曲、感人的劇情和兼具思想深度和娛樂性為重要特色的“敘事音樂劇”的基礎。其後的《南太平洋》、《國王與我》、《窈窕淑女》等作品進一步加強了戲劇在音樂劇中的地位和作用。



繼小哈姆斯坦之後,作為概念音樂劇的開創人,普林斯和桑德海姆對音樂劇劇本創作做出了巨大貢獻,並對劇本形式的革新和演變產生了重大的影響。他們連袂開創了以導演為指向的劇本——概念音樂劇的劇本,將劇本和表演緊密聯繫在一起。這其中尤其是普林斯,儘管他的名字沒有一次以劇作家的身份出現在作品的宣傳海報上,但無疑他對於他執導的作品都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導演的身份並不妨礙他對劇本的影響。作為20世紀下半葉最為成功的音樂劇導演之一,他執導了多部音樂劇作品。縱觀這些作品,可以看出普林斯在很大程度上增強了劇本的內容容量和象徵意義。



1966年的《酒店》在奠定普林斯地位的同時,也展現了他在劇本安排方面的過人之處。普林斯導演的《酒店》儘管在很大程度上秉承了傳統的手法和自然主義的原則,但普林斯嘗試著將電影式的場面調度手法運用在舞臺上,同時還揉合了許多原本屬於政治史詩劇場或者百老匯式的娛樂導演手法,使得劇本不僅是承載劇情的文本,還是劇作表演得以實現的手段。普林斯正是用這種以“概念”主導劇場元素整合的創作模式,揭開了百老匯“概念音樂劇”的序幕。









等到同桑德海姆合作以後,普林斯對劇本的改造進一步深入。他與桑德海姆合作的第一部作品《夥伴們》沒有完整的情節,整部作品都是以非線性的流動的情景為故事線索,推動劇情向前發展。這對於以傳統的敘事為主的劇本創作美學是一個巨大的衝擊和顛覆,但在普林斯巧妙的安排下,簡單、流暢而略有神秘性的劇情受到了觀眾的歡迎,概念音樂劇也適時地紅火起來。在接下來的幾部同桑德海姆合作的作品,如《富麗秀》和《小夜曲》中,劇本的非線性敘述方式得以繼續和發展,但對於劇本創作貢獻最大的應屬1976年他和桑德海姆創作的《太平洋序曲》。



這部作品在情節敘述和引入時基本上沒有一丁點的停頓,普林斯試著將敘事變得同音樂和舞蹈一樣流暢。儘管該劇在百老匯票房並不是很理想,但這部洋溢著濃郁的東方風情、力圖反映日本現代化進程的作品是百老匯歷史上劇本創作技巧運用最為純熟的作品之一,從來還沒有一部作品能夠以如此簡單的劇情來包涵如此豐富的內涵。



儘管概念音樂劇對於傳統劇本所強調的敘事達意的功能有所弱化,但它仿佛與生俱來的將音樂、舞蹈同劇情完美地結合起來的特點,以及精練、簡潔的結構,正是一個成功的劇本所力求達到的最高境界。



在20世紀後20年裏,倫敦西區開始向百老匯挑戰並最終一統天下,湧現了以《悲慘世界、《西貢小姐》、《貓》和《歌劇魅影》為代表的佳作。在劇本創作方面,出現了向傳統的回歸。像1985年的《悲慘世界》和韋伯在1986年推出的《歌劇魅影》都是根據名著改編而成,它們的劇本也是成功劇本的典範,它們曲折的劇情和感人的情感是最為可人之處。而1989年的《西貢小姐》更是主題深刻、場面宏大,其探討戰爭與和平的歷史感使其列入百老匯名作之列。



新世紀前後,後現代音樂劇適應了時代的發展應運而生,儘管在導表演手法上同傳統的音樂劇有著很大的區別,劇本形式和內容也有了相應的改變,但劇本在音樂劇中的核心地位沒有改變。縱覽音樂劇誕生以來劇本創作發展的過程,可以看到,劇本在堅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同時,絲毫沒有放棄劇本創作的原則,並在實際的創作中不斷豐富和發展創作技巧。在以傳統創作為主的音樂劇創作界,劇本仍然是音樂劇當之無愧的“基石”。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