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與小北的雨夜對白

又下雨了。
  
  小北評價我是有故事的人。我盯著她,不發一言,報以微笑。
  
  我想起那個關於你的,我的傳說,在深巷閃著昏黃的光,夜色辨不清周圍,回憶卻清晰了。
  
  我覺得我討厭我的17歲。我對小北說。
  
  我的17歲,喜歡日記裏堆積文字並且超級自戀。
  
  我的17周歲,生病,渾身上下沒一根好骨頭,沒一處好肉,抱怨,抱怨。“小北。那時候的我那麼脆弱,你說,怎麼沒出現一輩子的騎士呢?怎沒就沒人疼我的痛呢?”小北嫣然。很牽強。
  
  大冬天,我穿一件吊帶在房間裏亂轉,凍得渾身都發了紫。裹件外套下樓,“媽,我手機有沒有看見呀?”我和小北聊到一半的時候突然發現手機,不見了。小北說“**,你好迷糊。”
  
  “我喜歡這種感覺,混身都在發抖,一摸就會感覺手還是溫熱,突然就會覺得溫暖離的那麼近。小北,你說呢?”
  
  “我看完了第六本心理書,就瘋狂的想要證明。看到你。發現我的神經越來越不正常”
  
  “我非常懊惱的,就是突然中斷的東西,那些情況突發會讓我失眠,我以為我已經很懂心理了。卻都沒發現自己是得了什麼病。去診所簡單對話,就被看清了我的所有偽裝,醫生說我的強迫症到中度了,想解脫才發現我已經套牢了。”
  
  走過2010.,身體和心理面都雙重犯病的年。爸媽都不關心我,而朋友的關心也只是口頭的敷衍。最傷我心的是我敬愛的班主任“現在什麼病例不能造假?”“**,我在上課,你怎麼這樣啊?!”“一點職業道德都沒有!”......
  
  那時候,我開始恨世,厭世,換種說法,我活膩了。
  
  是的,我想過死。
  
  到家一大堆的感冒藥,雜七雜八放碗裏,一大碗用水泡軟,還加了糖。味道還可以,只是突然的覺悟。憑什麼?誰都沒有讓我輕生的分量!把藥倒進空糖盒子裏,吃了顆安眠藥,安然入睡。第二天醒來已經是次日中午。穿戴整齊去了醫院
  
  然後,找工作。。。。
  
  “小北,你說,人生怎麼就那麼坎坷?你說,那時候沒死,不出意外的話,我還有好幾個17年要怎麼活?”小北哭了。我笑了。
  
  淩晨2點,泡一杯奶茶,對著鏡子,一番梳洗。
  
  擦幹鏡子的霧氣,微笑“小北,不管怎樣,你都在。幸好,還有你在。”
  
  幸好,至少,還有你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