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巴赫傳略(4)

群斯頓,1940年創作半音階練習曲;
布林德爾,1970年創作吉它變奏曲.
最新的研究成果表明,樂聖貝多芬在他的"天鵝之聲"——最後六部大型弦樂四重奏中,不僅把"BACH"作為一種表層的核心材料,而且把它作為一種具有強大結構力的潛在能量滲透其中,表達了他對巴赫深沉的崇敬!
20世紀最偉大的作曲家之一肖斯塔科維奇,為世人留下了包括15部交響曲,15部弦樂四重奏在內的大量優秀作品.1950年7月,肖斯塔科維奇赴萊比錫任"紀念巴赫逝世二百周年音樂"評委的途中,開始醞釀《二十四首前奏曲與賦格》,10月動筆,次年2月完成.作品將現代氣息與古典風韻以及俄羅斯的民族風格有機地交融在一起,成為肖斯塔科維奇鋼琴音樂中的最高傑作,被譽為"二十世紀的《平均律鋼琴曲集》".肖斯塔科維奇還在他晚期創作中,仿效巴赫,將自己姓名的中音高字母抽取出來,構成簽名動機"DSCH",遵循而又超越巴赫.肖斯塔科維奇"DSCH"這個核心集合輻射到晚期的大量作品中,使音樂富有嚴密的邏輯性,並在其中表明對巴赫的尊敬以及自己對這個世界的態度.
……BACH這首主題歌的生生不息,不僅體現為"音樂簽名"源遠流長,而且更廣闊地表現在巴赫及其所創作的音樂對德國甚至整個人類文化的巨大影響上.
幾個世紀以來,德國屈服於外國的壓力和影響,經濟的落後,政治的分裂,精神文化的墮落,使德國幾乎沒有民族文化可言.文化受法國影響的支配,宮廷操法語,學術界用拉丁文,主宰劇院和樂壇的是義大利人.當貴族統治階級在政治上日益依靠外國,在音樂上日益崇拜和模仿外國音樂的時候,當粉飾封建統治的宮廷音樂,死氣沉沉的宗教音樂,以及追求享樂的浮華,淺薄的樂風盛行的時候,巴赫的音樂堅持併發揚了質樸,堅實的德意志
民族音樂的風格;當德意志民族的語言還未能統一的時候,巴赫的音樂卻已標誌著德意志民族音樂語言的形成;當第一個使德國文學紮根於民族文化土壤的德國文學家G E 萊辛還沒有出現的時候,巴赫的音樂已經為德意志民族音樂奠定了基礎.這對促進德意志統一的民族文化和民族意識有著積極的歷史作用.
儘管巴赫在世時,他的作品未能廣泛流傳,但經過時間這個歷史大潮的激蕩沖滌,他的音樂日益對整個人類發生巨大而深遠的影響:
自從1802年德國音樂學家J N 福爾克爾出版了第一部巴赫傳記以來特別是1829年門德爾松重新挖掘,演出了巴赫的久被人遺忘的《馬太受難曲》以來,巴赫的音樂在現實音樂生活和音樂教育,創作中所起的巨大作用與日俱增.巴赫音樂思維的高度邏輯性和哲理性,其技術一藝術手法的嚴密,精巧.始終是作曲學習者的楷模.
18世紀來古典樂派大師莫紮特在其晚期創作中明顯地吸取了巴赫複調音樂的精神和手法,貝多芬在音樂的邏輯性上更直接地繼承和發揚了巴赫的成就.
19世紀的浪漫主義音樂家如舒曼,門德爾松,肖邦等,也從巴赫的音樂中吸取靈感.
20世紀各種不同傾向和流派的作曲家也分別從巴赫的音樂中獲取新的力量,比如,民族樂派的巴托克,就把巴赫,貝多芬,德彪西列為他獲益最多的三位作曲家;新古典主義的斯特拉文斯基和新客觀派的欣德米特,更直接以巴赫的線條對位和巴羅克的音樂形式,手法作為音樂寫作乃至音樂風格的基礎;法國"六人團"的奧涅格也在"音樂建築"的嚴密性上,以巴赫為楷模.
又一個世紀末,BACH這首生生不息的主題歌,必將引導著我們走向新的世紀……
Ⅶ 巴赫音樂的特點

1928年,德國一家《星期畫刊》給愛因斯坦寄去一封有關巴赫問題的信,請他回答,愛因斯坦未予置理,因為自從他成名後,人們對他生活的每一個細節都發生了濃厚的興趣,這種興趣經常干擾他的工作.雜誌編輯等了一段時間未見回音,就再次寫信給愛因斯坦,這一次愛因斯坦立即寫了這樣一封回信."對巴赫畢生所從事的工作,我只有這些可以奉告:聆聽,演奏,熱愛,
尊敬並且不說一句話!"大師的回答雖然有些"意氣用事",但還是道出了不少真諦:音樂,尤其是巴赫的音樂有時是不可言傳的.儘管如此,我們還是可以對巴赫的音樂評點一二,目的是希望引起後來者們對巴赫音樂的興趣.
除歌劇以外,巴赫的創作涉及當時所有的音樂體裁.聲樂作品包括三百多首宗教康塔塔,二十多首世俗康塔塔,三首受難曲以及清唱劇,彌撒曲,眾讚歌等;器樂作品有管風琴音樂,古鋼琴音樂,六部《勃蘭登堡協奏曲》,四部管弦樂組曲,以及為一架或數架古鋼琴而作的協奏曲,由樂隊伴奏的小提琴協奏曲,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無伴奏的大提琴組曲,長笛奏鳴曲等.
巴赫是一個虔誠的基督教徒,同時又接受早期啟蒙思想的影響,即使他的宗教音樂也常常閃爍著人文主義的思想光芒,深刻地反映了在使德國社會經濟遭到嚴重破壞的三十年戰爭後,處於封建割據局面和貧困落後狀況下的德國人民感到痛苦壓抑,期望和平統一的心態.他的音樂繼承了16世紀以來德國聲樂和器樂的傳統,吸收了義大利和法國音樂的先進技法,把複調音樂
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他崇尚理性,尊重科學,音樂思維富於邏輯性,他積極支持十二平均律,不僅把自己的鍵盤樂器改調新律,還先後創了兩部《平均律鋼琴曲集》,用創作實踐來證明平均律的優點和切實可行.他對鍵盤樂器的指法改進具有遠見卓識,他的指法體系已為後人普遍採納,一直沿用到現在.
在巴赫的音樂中,預示了包括維也納古典主義,浪漫主義,晚期浪漫主義,十二音序列技術,無調性乃至爵士樂和流行音樂等各種音樂風格的顯著特徵,而且更清晰地體現出平衡與失衡,和諧與對抗,對稱與非對稱,有序與無序之間相反相交相對相合相易相和的運動規律,與宇宙秩序的最高自然境界獲得同構.
巴赫的音樂,深深紮根於傳統文化與民族音樂的沃土,超越了宗教音樂的局限,建構起理性的音樂大廈,展示了一個純美的心靈家園.

紮根傳統文化與民間音樂的沃土

作為一位傑出的作曲家,巴赫的創作植根於德國民間傳統音樂之中,音樂語言極其豐富,並具有鮮明的個性.中世紀以來,以民間藝人為支柱的德國民間音樂傳統,在人民中一直保持著,歷代充當民間藝人,城市吹鼓手或管風琴師的巴赫家族的音樂傳統,也為巴赫所繼承,從幼年充當歌童起,巴赫即在接觸宗教音樂的同時,廣泛接觸民間音樂.德國民歌,民間器樂以及在民歌基礎上產生的新教眾讚歌是巴赫音樂語言素材的基礎.自馬丁 路德實行宗教改革以來,在德國各地設立教堂合唱隊的制度,世代延續不斷,這形成了德國所特有的一種音樂傳統.
它對德國的複調合唱,康塔塔和管風琴音樂的發展都有著重大作用.巴赫不僅繼承德國中部的音樂傳統,對北德和南德的管風琴藝術和音樂風格也進行過深入的學習和繼承.
在繼承本民族民間音樂的基礎上,巴赫富於創造性地廣泛吸取了外民族的音樂瓦爾迪,A 科雷利等為代表的義大利器樂和聲樂藝術,以F 庫普蘭為代表的法國哈普西科德音樂,室內樂和組曲的藝術成就.德國音樂學家施威采爾曾指出:"德國中世紀一切音樂和詩歌的歷史都引出了巴赫."文藝復興時期的德國傳教士語言裏那種既有嚴肅的宣講佈道,又有樸素的民間俚語的文化語境;巴羅克詩歌中那種講究詞藻,追求深奧意蘊的特徵;16世紀末17世紀初聲樂,器樂華麗流暢的音樂風格;尤其是包容了幾百年來民間音樂旋律的新教聖詠——眾讚歌簡潔而莊嚴的氣質等等……這些悠遠,豐富的德國音樂文化傳統,都有機地交融於巴赫的音樂創作之中.

超越宗教音樂的局限

巴赫生活在18世紀上半葉封建落後,四分五裂的德意志,終生在教堂和宮廷中供職,從未離開過德國.僅隊1729年至1737年,他作為一個音樂家便在萊比錫的四座教堂供職,從師承淵源來看,天主教和新教作曲家的作品對巴赫的創作都有著深刻的影響.環境的局限使他和當時德國大多數人士一樣,在思想,創作上打下深深的宗教烙印,但是這些並未妨礙巴赫偉大的創
造,他的許多宗教音樂在技法上,表現上與世俗音樂相互滲透,深刻地反映了18世紀上半葉德國市民階級中先進分子的精神面貌以及廣大德國人民的思想情感和願望.他在阿恩施培特任管風琴師的時候,他的藝術就經常與古板的教會監理會發生衝突,他們指責巴赫"在聖詠合唱中做出了許多令人驚奇的變化,參雜進許多陌生的音響,從而使全體教徒都對此感到驚詫".在今天,這些淺薄的責難恰是巴赫創新精神的最好證明.

建構理性的音樂大廈

人文主義精神和德國的早期啟蒙思想(包括理性主義哲學)給予他深刻的影響,巴赫對當時的早期啟蒙哲學和數學有所接觸,曾讀過G W 萊布尼茲的《論智慧》
返回列表